印度要“替代”中國旅游市場?印度游客的全球消費能力到底有多強

2019-11-27 16:57:31 | 來源: | 參與: 0

  編者按:上周,我轉編了一篇中興汪濤的文章,讓大家論了一論印度對中國的真正威脅到底是什么,也收到了不少私信,也回復了些許。

  或許,在我看來現階段,那確實不算核心危險,但長久論來,確實存在不小的潛在隱患。師人之長,補己之短...但今天又收到這么一篇友人轉發我環球的文章“印度要“替代”中國旅游市場”...或許我不經真的開始疑惑,印度游客的全球消費能力到底有多強?

  當中國赴美游客在經貿摩擦等背景下減少時,美國旅游業出現“吸引印度游客來彌補損失”的聲音;去年普吉島發生沉船事故導致中國赴泰游客一度銳減時,泰國旅游官員和業界人士在穩定增長的印度游客身上看到新曙光,有人稱,該國帶來的市場潛力“或許能媲美中國”;大約3年前,韓國因部署“薩德”而無法再吸引中國游客后,韓觀光公社便聯合各地方旅游機構在印度舉行路演活動……同是正在迅速崛起的新興國家,又都擁有十幾億的人口,印度似乎被一些國家視為有望“替代”中國的旅游市場。

  盡管要想達到已經成為“世界現象”的中國游客規模,印度還要走很長一段路,但該國出國游市場對其他國家的吸引力是毋庸置疑的,這從美日等國在印城市投放的廣告數量也能看出來。那么,印度人出國旅游有何特點,又引發過哪些爭議呢?

  不同階層的“旅游觀”

  “我更喜歡在印度國內旅游。要是出國的話,我傾向于選擇不丹。”來自北方邦的阿比納夫對《環球時報》記者說。前年從尼赫魯大學畢業后,阿比納夫入職了新德里一家通信設備公司,他之所以這么選擇,主要是從經濟上考慮。“我們這行的年均工資大約是50萬盧比(1盧比約合0.1元人民幣),作為職場新人,我現在肯定拿不到這個數,所以國內游和周邊游是我出行的首選。出國旅行的話,當地物價最好不要太高。”阿比納夫告訴記者,他還沒去過歐洲國家,也沒到過中國,“如果有機會,我當然愿意去這些偉大的國家看看,但得先努力工作才行”。

  阿莎是《環球時報》記者在德里的鄰居,今年不到60歲,目前退休在家,已經過上閑散的生活。出身名門、林下風范、衣食無憂,這些詞用來形容阿莎可以說是恰如其分。對她而言,出國游是家常便飯。“我每年至少出國旅游兩次——盛夏時避暑,霧霾季躲霾,”阿莎說,“當然也會偶爾去國外參加會議。”在她看來,旅游(Trip)和旅行(Tour)是兩回事,“相比走馬觀花的旅游,我更喜歡放松心靈的旅行”。

  阿比納夫和阿莎反映了印度兩個不同階層對出國游的認識與實踐。前者是努力打拼的印度工薪階層的縮影。對他們來說,無論去哪里旅游,首先考慮的是性價比,出行以廉價航空和經濟型酒店為優先考慮項。阿比納夫告訴記者,他一般和大學同學或公司同事結伴自由行,平均分擔旅費。

  而阿莎這樣“有錢有閑”的游客,出行首先考慮的是舒適性,講究“有范兒”。旅游回來后,阿莎通常會把相熟的鄰居們叫到家中喝下午茶,分享自己旅途的所見所聞,并且送些小禮品。

正在加載

精彩閱讀

熱點排行
  • 日排行
  • 周排行
評論排行
  • 周排行
  • 月排行

--> 重庆百变王牌历史开奖记录